在汽油、炸葯、手槍和匕首的威脅下,她有著連丈夫都意想不到的沉著。當了40分鐘人質,她成了52名學生與“恐怖分子”之間的穩壓器。如果沒有秦開美先期穩住劫持者,當地警方亦很難順利展開布控和救援。此前,秦開美本是“可有可無”的人物:湖北省潛江市浩口第三小學語文代課教師。儘管教學出色,但兩次被政策清退,後因學校缺人而被召回。(《新京報》6月17日)
  據說,秦開美的轉正問題目前正被當地政府討論。但不得不說,要不是有了臨危不懼的故事,教學再出色的秦開美,恐怕也難改變代課人員的身份。26年教學生涯里,秦開美錯過了兩次轉正,一次是年齡太小,一次因年齡太大。甚至校領導也坦言,秦開美很少和其他同事說話,“也許是出於身份上的自卑”。沒成英雄的時候,在福利與薪資面前,她只能是“代課教師”;而一旦義舉驚天,趕場似的報告會上,她就成了“人民教師”。
  其實,秦開美之前,還有不少“代課教師”的故事:2011年9月7日,彞良發生5.7級地震,角奎鎮發達村雲落小學坍塌,代課教師朱銀全用手刨出7名學生,被稱為“最美代課教師”;2012年5月8日,黑龍江佳木斯市十九中教師張麗莉在車禍中,為救學生而受重傷,致使雙腿截肢,事後公眾才知道她也沒醫保、沒編製……更驚悚的是,去年9月,媒體曝雲南昭通一代課教師疑因25年教齡不被認定而自殺,此事再度引發社會對代課教師這一群體生存現狀的關註。
  但很多時候,關註未必能改變什麼。代課教師作為部分農村及欠發達地區的一種歷史現象,至少源於兩個因素:一是地方政府怠於法定責任,不給轉正。譬如不久前,河北滄州700名代課教師成“黑戶”,引發罷課抗議。有人算了筆賬,如以700人計算,一年為縣財政“省”下的教師工資支出,為1505萬元。
  二是由於待遇及發展空間等客觀因素,少數農村及欠發達地區很難吸引優質師資。譬如去年《人民日報》消息稱,“基於偏遠農村師資力量匱乏等實際需要,雲南仍然在崗的代課教師還有1萬多人”。
  制度設計對代課教師的認識,也經歷了多次轉身。2006年,教育部提出,為提高農村教育質量,要在較短時間內,將全國餘下的44.8萬人的中小學代課人員全部清退;其中學歷合格、素質較高、取得教師資格的代課人員,可以通過考試取得正式教師資格。此後,故事與事故不斷。2010年,教育部新聞發言人回應稱,“未聽說今年是清退全部代課教師的最後期限。”及至2011年,教育部等4部委聯合下發通知,要求重視代課教師在歷史上的貢獻,對解決代課教師待遇問題提出明確要求。
  儘管不再提“清退”,但不少代課人員就像秦開美一樣,清退了再召回,再清退了再再召回;更多人還不如秦開美,並不起眼的一點辭退費就打發了代課的青春。
  秦開美的故事改變不了更多代課教師的命運,地方政策可以為一個秦開美“破格”,但更多同樣秉性良善、教學盡心的“秦開美們”,其一生如何能等到這樣見義勇為的機會?  (原標題:靠英雄事跡才能改變代課身份�
創作者介紹

mk44mkfs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