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巧娟戶籍登記資料上的照片不是其本人。補辦的身份證(上)是其真實照片。南都記者 梁煒培 攝">
  曾巧娟戶籍登記資料上的照片不是其本人。補辦的身份證(上)是其真實照片。南都記者 梁煒培 攝
  去年8月,33歲的湖南衡陽縣女子曾巧娟在廣州打工多年後,發現面臨著一個身份困局:她新辦的廣州社保卡上,照片是一個臉頰偏胖的陌生女子。她拿著身份證到銀行辦理一張儲蓄卡,被告知她本人與身份證系統內顯示的頭像不符,因此遭到拒絕。
  曾巧娟很快發現,早年她苦苦等待的事業編製、工作機會正被這個臉頰偏胖的女孩使用。她在衡陽縣計生局下屬的計生服務站找到了冒名頂替者聶小力———20 11年,聶小力手持“曾巧娟”的相關材料前往計生服務站報到。此後,不僅被任命為辦公室資料員,還負責一部分財務方面的工作。在長達兩年的時間內,都沒被髮現。
  衡陽縣計生局一名負責人稱,自稱“曾巧娟”的聶小力所持材料全部是真實的,在花名冊上還有時任衡陽縣領導的簽名,計生局憑著這些手續接收,並沒有引起懷疑。
  目前,衡陽縣紀委已對這一冒名頂替事件及其背後可能存在的違紀問題展開調查。一名當地警方人士稱,這其中包括是否涉嫌刑事犯罪的調查。
  托人求職
  直到2013年,她才知道自己不僅被安排了工作,而且是她一直希望的那種穩定的工作
  曾巧娟稱,她第一次與聶小力見面時,自己很激動。她把聶小力叫出來,兩個人有過一次談話:聶小力說自己不是壞人,知道曾巧娟在廣州,“聽說你在那邊上班,工作還可以”,因此才決定使用曾巧娟的身份。最終,聶小力決定把負責替她辦理工作的“中間人”叫出來,向曾巧娟解釋原委,並表示事情要有一個善後。
  這個人是衡陽縣財政局非稅局局長賀祖信,目前已退居二線。聶小力是他的內侄女。大約13年前,曾巧娟曾找過賀祖信幫忙安排工作,這讓她感到自己受到了欺騙。
  上述談話內容被曾巧娟錄了音,目前相關證據已被遞交衡陽縣紀委。
  曾巧娟出生於1981年,2000年畢業於耒陽師範學校計算機專業。
  這一年是湖南省畢業生就業分配的分水嶺。湖南省政府辦公廳的一份文件稱,畢業生就業制度改革後,湖南省畢業生就業從2001屆起不再編製和下達《畢業生就業計劃》。
  衡陽縣城的穩定工作機會誘惑著她。這個工作對她顯得很重要。她發現自己的很多同學被分配了工作。曾巧娟的學歷並沒有很大優勢,她意識到這是最後一次機會。最初,她通過母親找到衡陽縣財政局的賀祖信,希望他能從中幫助安排。這是她能找到的唯一“關係”。
  上述說法得到賀祖信證實。但賀在接受當地一些媒體記者的採訪時,卻否認瞭如下的說法:曾巧娟說,賀祖信當時答應幫她辦理此事。曾巧娟將在學校里的檔案、畢業生推薦表和身份證複印件等材料都交給了他。
  曾巧娟的母親還說,她此後多次找到賀祖信,還前後送了兩次錢,包括被要求送去一筆開編所需要的5000元費用。
  曾巧娟接下來的等待遙遙無期,這讓她感到沮喪。2001年中旬,她放棄了這一計劃,前往廣州打工。到了2005年,她再次接到賀祖信傳來的信息,告訴她已經開編了,但需要她自己尋找單位。
  曾巧娟說,她覺得時間過去太久,她也沒有自己通過關係找單位的能力,就沒有回去,決定專註自己在廣州的生活。
  直到2013年8月她辦理社保卡時,發現了上述可疑情況。她知道自己不僅被安排了工作,而且是她一直希望的那種穩定的工作。
  職位被頂
  賀祖信稱當初分配編製時找不到曾巧娟,“如果沒人去,那個崗位就丟掉了”
  賀祖信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他並沒有參與其中,也沒有這個能力,頂多是幫曾巧娟打探一些信息,他沒有拿過曾巧娟提供的檔案資料。至於聶小力是如何獲得這些身份信息以及材料的,他表示並不知情。
  是否曾經接受禮金?他向南都記者表示,紀委已經開始對他展開調查,他不便再次接受採訪,也不肯再透露更多消息。
  這起事件直到曾巧娟找到計生服務站站長薑永國時,對方纔表示知情。曾巧娟說,他一開始並不相信她的講述。
  計生服務站的工作人員欄目中,“曾巧娟”的名字如今已被撤掉。衡陽縣計生局主管人事的副局長常曉春說,他沒有接觸過聶小力,不知道這個“曾巧娟”是假的,直到相關情況在網絡上被揭露出來。
  他說,根據人事政策的安排,2000年,衡陽縣計劃生育委員會同意接收曾巧娟。由於人滿為患,2005年,曾巧娟被安排到計生服務站,確定了她的事業編製。計生服務站將曾巧娟派遣到衡陽縣演陂鎮,但曾巧娟沒有去報到。2011年,計生局落實縣裡的人事安排政策,將曾巧娟調回計生服務站。聶小力這才頂替曾巧娟上班。
  “她拿著全部材料,我們並沒有再去核驗身份。”常曉春對南都記者說,聶小力報到時,持有一個名字為“曾巧娟”的真實身份證,還有《衡陽縣2000年大中專院校畢業生分配派遣花名冊》、《衡陽市機關事業單位人員編製異動通知單》、《衡陽縣機關、事業單位工作人員工資異動通知》,這些材料是真實的。在花名冊的封面,有多名時任衡陽縣領導的簽字。
  聶小力的電話目前已無法接通。在事情被揭發後,聶小力以“曾巧娟”的名義寫了一份要求停薪停職的報告,稱由於家庭原因,無心無力繼續上班。這份報告得到了衡陽縣計生服務站的認可。
  第一次談話時,賀祖信聲稱不是盜竊曾巧娟的資料,但這是他造成的結果,並表示當初分配編製時找不到曾巧娟,“如果沒人去,那個崗位就丟掉了”。曾巧娟向南都記者提供了這次談話的錄音。
  曾巧娟說,賀祖信曾提出“計衛”兩個部門合併後再想辦法幫她安排。她覺得無法等到那一天。
  曾巧娟聘請了當地的律師邱偉東,邱提出要幫助當事人起訴衡陽縣公安局和賀祖信、聶小力等人。併在網上發出伸張權益的呼籲。
  邱偉東說,他曾就此找到賀祖信。賀祖信稱,聶小力的學歷過不了關,想借曾巧娟的畢業證、學歷證把她送進去。讓他感到不解的是,聶小力是如何頂替曾巧娟進入計生站的。聶小力並沒有回答他們這個問題。
  冒名之謎
  曾巧娟結婚、生子,一直在廣州打工。她在廣州買不起房,希望能討回那份原屬於自己的生活
  曾巧娟說,有人使用她的身份信息辦理身份證是在2009年4月8日,上面的證件號碼、姓名、住址和出生日期等信息和她全部吻合,照片換成了聶小力的頭像。
  南都記者獲得的材料顯示,登記在曾巧娟名下有3份二代身份證的申領登記表。她最早申領二代身份證是2005年,申領原因是“年滿16周歲公民申請領取”。其中一份身份證申領照片,並不是她本人。申領的原因描述是“證件丟失補領”。這個證件是從衡陽縣公安局服務處直接申領的。
  曾巧娟否認自己丟失了二代證。事情被揭發後,她要求聶小力陪她前去西渡派出所,並報了警。
  衡陽縣公安局西渡中心派出所出示了一份《公安行政處罰決定書》,證實了冒領者是聶小力,但陳述的查實理由是:聶小力在西渡鎮汽車站撿到曾巧娟的一代身份證,並用撿來的一代身份證申請辦理了曾巧娟的二代證。對於聶小力的冒領行為,罰款500元。
  這個陳述被曾巧娟認為漏洞百出。辦理身份證需要本人在場,曾巧娟還否認自己在西渡鎮汽車站丟失了一代證,2009年她已在廣州打工。她認為這件事情充滿巧合。
  衡陽縣警方有關負責人告訴南都記者,他們正在調查聶小力手持的“曾巧娟”身份證是如何辦理出來的。曾巧娟稱,紀委調查時曾懷疑是她提供了一代身份證給聶小力。
  曾巧娟的律師邱偉東認為,聶小力還涉及冒名頂替國家工作人員。衡陽縣紀委目前已經介入調查,縣紀委一名副書記告訴南都記者,他們在調查階段不便透露更多的細節。
  曾巧娟和她的母親都接受了紀委的談話,賀祖信也向南都記者表示,紀委找過他談話。曾巧娟說,“他們問的問題很仔細,每次見面的時間、地點都要問”。
  對於曾巧娟而言,紀委的這次調查可能意味著一次轉機。衡陽縣計生局副局長常曉春表示,曾巧娟一開始找過來時即提出要求工作,但最初他們並不知道她被頂替的情況,“我們怎麼給她安排,憑什麼給她安排呢?”
  這些年,曾巧娟結婚、生子,一直在廣州打工。一家人擠在番禺狹窄的出租屋內。曾巧娟說,她一直覺得這種生活是時候結束了,需要在一個地方安個家。她在廣州買不起房,希望能討回那份原屬於自己的生活。
  南都記者 王世宇 實習生 徐露萍 發自衡陽  (原標題:衡陽女子遭冒名“替身”頂其編製工作兩年)
創作者介紹

mk44mkfs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