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氣呵成作出了李雙江演唱的名曲《船工號子》,成為我國民族音樂的經典,並選入教本做教材。
  他自學成才,29歲寫出第一首小號小協奏曲《趕車》,填補了中國在這個領域的空白。
  他和夫人艾開伶教授創辦了國內首家專門培訓流行音樂演藝人才的四川省艾開伶現代流行音樂演藝學校,近20年來已為全國各地培訓出等級歌手2500餘人。
  成都商報記者 向晨晨
  李雙江演唱的那首鏗鏘有力卻又婉轉悠長的歌曲《船工號子》,曾被金鐵霖稱為“中國男高音的光輝而精湛的典範和樣板”。它的創作者正是四川著名作曲家陶嘉舟。他在演唱者李雙江的家中做客,突然靈感一來,鑽進一間小屋,“躲進小樓成一統”,激情滿懷,操著川腔,邊譜曲邊試唱,等李雙江把一大碗放了很多辣椒的面煮好端給他時,這首至今仍備受追捧的歌曲已經在陶嘉舟的筆下一氣呵成了。
  遺憾的是,11月15日晚10點,80歲高齡的陶嘉舟因突發心梗阻,在成都家中離開了人世。這位被稱為“四川風格音樂旋律庫”的老一代音樂人離開時,最後只平靜地說了句“我困了,想睡了”。11月18日,老先生的遺體告別儀式將在東郊殯儀館舉行。
  昨日,李雙江聞訊後也專程給陶嘉舟的夫人艾開伶打來電話,願家人節哀。
  安靜離世 前一天剛過80歲生日
  昨日上午,成都商報記者在陶嘉舟的家中見到了他的兒子陶濤和18歲的孫子陶思岐,一夜未眠的兒子看上去非常疲憊。家人在樓下搭起了靈堂,接待前來送別陶嘉舟的親朋好友。“父親前天剛過了80歲生日,昨天就走了,走得很平靜。今天也是喜喪。”陶濤說。
  15日晚9點多,陶嘉舟正和夫人艾開伶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突然覺得心臟不適,孫子陶思岐馬上來給爺爺按摩,並迅速撥打了120。
  陶嘉舟心梗阻發生10多分鐘後,120的急救醫生趕到,搶救了一個小時後仍未能成功輓救,陶嘉舟在10點鐘離開了人世。夫人艾開伶在這個過程中一直在跟他說話,希望他能保持清醒,中途喊醒了10秒鐘,老先生只說了句“我困了,想睡了。”
  昨日上午,四川省音協主席敖昌群、副主席朱嘉琪等音樂專家好友,都趕來送別這位老一代音樂人。
  李雙江打來電話 願家人節哀
  47歲時,陶嘉舟迎來創作和成就的高峰。他為1981年的電影《漩渦里的歌》創作的歌曲《船工號子》成為了他最有名的一首歌,併在當年提名了金雞百花獎。
  “《船工號子》應該是父親事業的巔峰。”陶濤說。
  這首歌現在已經成為了我國民族音樂的經典,選入了我國大專院校的教本做教材。不僅是李雙江的保留節目,也是大專院校男高音學生專業考試時的考試歌曲之一。
  昨日,陶濤也給李雙江發短信告知父親離世的消息,李雙江在回覆的短信中感到非常惋惜,稱陶嘉舟的離去是音樂界的損失,並給艾開伶打來電話,勸其節哀。
  其人其事
  自學成才
  歌曲曾受周總理贊譽
  陶嘉舟,1933年生於四川蒼溪,國家一級作曲家。1950年初參加部隊文藝工作。1953年由西南軍區文工團赴朝鮮在志願軍鐵道兵文工團工作,歷任演奏員、樂隊隊長、指揮、創作員。1976年調嵋眉電影製片廠樂團任創作組長、廠藝委會委員,他是中國音樂家協會會員,中國電影音樂學會理事,中國電影家協會會員,四川音協、影協理事。
  歌曲紅遍大江南北
  四川風格音樂的“旋律庫”
  他是一位自學成才的作曲家,29歲寫出第一首小號小協奏曲《趕車》,填補了中國在這個領域的空白。31歲與人合作的歌曲《革命熔爐火最紅》唱遍大江南北,受到周恩來總理的贊譽並向全國人民推薦。
  與他合作過電影《漩渦里的歌》中的名曲《船工號子》的李雙江曾說,無論是聲樂、器樂,陶嘉舟都是四川風格音樂的“歌庫”“旋律庫”。60年來,陶嘉舟創作、在全國廣為流傳的經典歌曲包括《革命熔爐火最紅》《船工號子》《心上人啊!快給我力量》《想延安》《香了一條大江》,敘事大合唱《田野在歡笑》,交響組曲《生命之歌》以及70多部影視音樂。
  六旬開學校
  臨近80歲高齡仍堅持工作
  1993年春,陶嘉舟和夫人艾開伶教授創辦了國內首家專門培訓流行音樂演藝人才的四川省艾開伶現代流行音樂演藝學校,陶嘉舟任校長和藝術指導。近20年來已為全國各地培訓出等級歌手2500餘人,在全國及各省市級歌賽獲獎者已500餘人。
  陶濤說,父親60多歲退休後,一直在這間學校當校長,每天早出晚歸,都在學校,教學生樂理、作曲等各種課程,幫學生伴奏。家人的心愿是希望他能出去旅行,陶嘉舟卻不願意。直到半年前兒子陶濤不允許父親再這麼辛苦,陶嘉舟才放下了工作。  (原標題:“我困了,想睡了”《船工號子》曲作者陶嘉舟離世)
創作者介紹

mk44mkfs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